夫君他竟然…… 第11节(2 / 5)

加入书签

“我入不入宫,与你何干?”沈诉诉挑眉道。

“你入了宫,江南就少了一个和我作对的人呀。”宋择璟直言说道。

自沈诉诉上次买东西被她截胡之后,再之后新到布庄的料子都要先送到沈诉诉面前先给她挑一遍,她气不过。

“你等着,我要真的入宫了,我第一个就找皇帝推荐你也一起来。”沈诉诉心道要死大家一起死。

“我家里从商,卑贱得很,圣上可瞧不上我。”宋择璟倒是有清晰的自我认知。

这年轻姑娘名唤宋择璟,跟她有仇。

起源大概就是这布庄新到了一匹新的布,她喜欢,先订了。

结果这宋家姑娘凑不要脸,自己也想要,花了十倍价格把这匹布截了下来。

她家里是江南一带有名的富商,有钱得很,花起钱来眼睛都不带眨的。

当然,那件事把沈诉诉气得又去寻了一批上贡的珍稀料子,穿了新衣裳,在宋择璟面前晃了很久。

沈诉诉气得要死,一口气又喘不上来了。

顾长倾下意识朝她方向靠了一点,沈诉诉将放在案头的暖炉抱上,这才好受了一点。

她都得了这病了,却还是容易生气。

“哦?这是?”宋择璟看了眼顾长倾,眸中闪过一丝欣赏之色。

宋择璟牙尖嘴利,一说话就能说到沈诉诉的痛处。

“哟,这不是未来的皇后娘娘吗?”宋择璟走了过来,将沈诉诉胸前系歪的襦裙结子扶正,低头娇声笑道,“怎么现在连侍女都不在了。”

“废话,不然你以为这条街为啥那么清净?”沈诉诉身子一晃,躲开她。

她跳到顾长倾身后,警惕看着宋择璟,撇了撇嘴说道:“别说什么皇后娘娘,这位置我可当不起。”

“哎呀哎呀,你不会真的要拒绝圣上派来的礼官吧?”宋择璟掩唇,故作惊讶道。

↑返回顶部↑

书页/目录

历史军事相关阅读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