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一十二章 一位医生(1 / 5)

加入书签

“夫君怎么认为的?”

孙婉清问陈略。

虽然在很多事情上,孙婉清都顺着陈略,是一位非常贴心的老婆角色。

陈略从外面回来,孙婉清会给陈略拿拖鞋,做饭,收拾宿舍,甚至能给陈略打洗脚水洗脚,但是在医学上,孙婉清是很少直接给陈略说答案的。

特别是陈略开始接触中医之后,孙婉清都是用特有的方式去引导。

“从四诊合参、综合分析的角度来看,无论是舌苔、脉象还是胸闷等症状,都说明病在气分,而并非血分。”

陈略在心中对孙婉清说道。

在中医中,气不足,也就是气虚,是为气分,血不足,血虚是为血分。

那天在省中医医院的时候,陈略其实就说过血和气的关系,在中医中,气是推动血运行的,血属阴,气属阳,两者是有区别的。

如果用西医的说法来解释,可以理解为,血分是血管内病变,而气分属于血管外病变。

血分的症状有出血,血热妄行,血瘀,血虚,从这方面来讲,中西医结合认为这个病症属于冠状动脉供血不足,血脉不畅,属于血瘀的范畴,也是有点根据的。

但是单纯的从西医客观数据方面来辩证,很显然是不全面的。

中西医结合的理论从某方面来说属于阉割版,有的甚至出现了偏差,就像是小日子学习华夏的一些东西,学一个四不像,无论是道家的还是儒家的。

就像这个病症,陈略从中医的角度判断,病在气分,并不在血分,这已经不仅仅是阉割的问题了,方向已经错误了。

“患者舌苔黄腻,脉滑,胸闷但是却没有疼痛,也说明这一点。”

陈略继续说道。

既然属于气分,说明并非血管内病变,那么就不存在血瘀,宋元凯刚才说的血脉不畅,活血化瘀那就完全不对。

“夫君分析的很正确。”

孙婉清也不得不感慨,有时候想太多还不如简简单单的直来直去。

陈略接触中医时间不长,但是看书不少,这么长时间,积累已经不少了,同时这么短时间看那么多书,还要记住还要理解,这也造成陈略的杂念比较少。

↑返回顶部↑

书页/目录